司晓:所用数据刻成光盘高度超过迪拜塔,只为绘制“中国数字经济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3 20:34

司晓:所用数据刻成光盘高度超过迪拜塔,只为绘制“中国数字经济地图”

2018-04-13 19:24来源:腾讯研究院腾讯/互联网+/医药

原标题:司晓:所用数据刻成光盘高度超过迪拜塔,只为绘制“中国数字经济地图”

4月12日上午,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腾讯研究院重磅发布了《中国“互联网+”指数报告(2018)》(以下简称:《指数报告》)。

《指数报告》通过139个指标维度,6大榜单,直观地反映了 2017 年数字经济在国内 351 个城市的发展情况,刻画出一幅“数字中国脉动地图”。

这是腾讯研究院第四次完成《指数报告》,与四年前的第一次相比,2018 年的指数报告无论是在指标维度上还是在数据的准确性上都更进一步。《指数报告》也成为了一年一度,各地政府机构、各行各业管理者及相相关领域研究人员进行决策和分析时的重要参考。

“中国数字经济地图”的绘制并非一项简单的工作,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数字经济其实已不再单纯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更广泛的渗透到了公共服务、文化生活、社会治理等方方面面。

腾讯集团公共战略研究部总经理、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谈到,在第一次发布的《指数报告》全名其实是《腾讯“互联网+”指数报告》。

在之后的几年中,随着京东、滴滴、携程、新美大等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和不断加入,这一报告的覆盖面才有了足够的代表性。今年,构建《指数报告》所使用的总数据量如果刻录成光盘,能堆叠900米高,超过人类最高建筑物迪拜哈里发塔。

要将如此大的数据样本,如此多不同的地区、行业、场景、案例、故事以指数的形式科学化的计量,本身也是一个复杂的工程。

这样一份《指数报告》的背后有什么样的工作过程呢?我们节选了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腾讯研究院产业经济中心主任,首席研究员李刚,在数字经济峰会上的发言及媒体提问。

希望能让你了解“中国数字经济版图”诞生的幕后故事

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在“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的演讲全文: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行、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今天来到重庆,再次跟大家分享我们的数据研究报告。

目前,数字技术的应用已经不再局限于经济领域,而是更加广泛地渗透进入到了公共服务、文化生活、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已然形成了很多中国式的创新和中国式的案例、故事。

刚才Pony也提到他今年领衔创作了一本《指尖上的中国》这么一本书,其实这本书作为我们读懂中国的一系列丛书的版本,其实它肩负着向很多外国观众讲中国故事的使命。

那么这本书因为时差的关系,是在英国伦敦书展4月10号发布的,那实际上也就是昨天中英文的版本在伦敦书展上做了正式的发布。

如果说这本书是用文字和故事案例阐述我们的数字结果,那接下来我要分享的互联网+指数报告其实就用数字和模型来描绘我们数字中国的地图

今年应该是我们第四次,连续四年通过指数全方位描述数字中国的发展面貌。

在我们公司的内部团队,以及京东、滴滴、携程、新美大等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下,我们今年数据的指标维度,从去年的135个增加到了139个。

坦率说,我们在第一年发布这个指数的时候,我们只敢叫作腾讯互联网+指数,正是因为有了我们合作伙伴的加入,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这里列举的产品,包括京东购物、滴滴打车,实际上它是非常全面的。

可以说放眼全球都没有如此多的数据维度能够描述大家的数字生活是如何一步步实现的。

因此,我们139个数据维度分别从数字经济、数字政务、数字文化和数字生活四个维度描述我们中国互联网+的进程。然后让大家以一种非常直观的方式感受“互联网+”跳动的脉搏。

我们在整个指数的构建过程中扫描的数据总量,如果我们刻成一张一张的光盘,用地面把它堆积起来,它的高度有900多米。

如果把它作为一个建筑物来看的话,它可能要超过全球的最高建筑物。

看一下具体的数字的话,全国数字经济的体量较去年相比增长达到17.24%,达到了26.7万亿,那么占据GDP的比重从2016年的30.61%,上升到了2017年的32.28%,说明数字经济在拉动整个GDP贡献中的作用越来越大。

同时,我们也看到数字经济整体的增幅,它是远远高于我们传统一二三产业增速的。

刚才也提到,在发达国家一般是两倍于传统经济的速度在增加,所以在新旧动能转化的过程中,我觉得数字经济已然成为驱动我国经济转型的新引擎。

Pony的演讲中也提到“一纵、一横、一新”,其实我也用报告中的数据来为这个说法提供一些注脚。

首先提到的“一纵”,确实它从三产到一产、二产,从门槛相对比较低的服务领域,到门槛更加高的第一、第二领域,尤其是刚才涌现了非常多“互联网+工业”的案例。其实在服务业,本身它也是存在着从门槛较低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这些领域,到医疗、教育、服务这些纵深领域。

那么在地理的维度上,也能看到“一横”的概念。在区域中心城市这个辐射带动作用,如果在地图上看的话,也是相当明显的,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周边的城市群,包括在中原片区以郑州开封为代表的一些城市群,都发挥了非常大的辐射和拉动作用。

那么一新呢?我们可以看到中西部在形成一个新的增长级。那我们从东到西的话,可以看到这些城市和省份非常明显的形成自然的梯级,而且从东到西一级比一级的增速更加的快。

我们再来看一下产业数字化的过程,有三大红利叠加:

第一,改革的深入。

第二,技术的进步。

第三,消费升级。

在三重红利的叠加下面,我们数字产业指数的平均增幅,应该是相对高的。我们从图上也可以看出医疗、教育、文化这些板块,它的增幅是远远高于其它板块的。

互联网+政务也在推行,过去三年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我们从图上的数据可以看到政务数字化的程度,从原来的一个环节到线上一站式服务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也从便利服务到更复杂的法人服务在演进。

通过研究,我们还发现数字政务和数字产业有非常明显数据正相关的关系。

数字政务每增加一点,数字产业的指数会增加2.7个点,那么也可以说让数据印证了“让数据多跑腿,群众少跑腿”简政放权的理念,其实可以促进我们数字经济发展的。

那么再从基础设施的层面,我们来看一下2017年全国用云量的同比增长,是42.58%。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云计算的能力,正在非常明显地从大城市往小城市在加速地渗透。

而云服务的使用在这种拉动效应中也是非常明显的,我们通过计算发现,用云量每增加1点,那么产业的指数会增加0.126点。数字政务的指数会对应增加0.279点,可以说云计算的发展和普及,一定程度上也能够拉动我们数字经济和数字政务的提升。

一个新技术到底是扩大还是缩小的数字鸿沟,这是大家经常讨论,或者是有争议的话题。我们今年也借鉴了基尼系数的算法,来试图看一下区域发展不均衡的状况。

2017 年的数字基尼系数是0.59,那这个数据其实反映出来不均衡的状况还是有一些的。但是相比 2016 年同样的算法,数字基尼系数 0.62。所以,这个下降的趋势也还是很明显的。所以,我们可以讲数字鸿沟确实在被不断地缩小。

类似这样数据的挖掘,包括分析,在报告中还有很多,我们也期待大家一起在报告中挖掘和找到自己的解读。那么,四年来,应该说我们做指数的初衷显然并不是为了排名,虽然大家都很关注排名。

我觉得更重要的意义,怎么样通过长期的跟踪来探索数字技术和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内在联系。我们相信数字的积累周期越长,就越能够帮助我们找到关联关系和真相。

记者问答

01

Q:互联网+在各个行业的实践已有几年,就您的观察来看,您觉得在哪些行业做得比较成功?

司晓

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

实际上提到了互联网+或者数字化的进程,基本遵循了先易后难的原则。

作为每个消费者你的生活哪些部分最先被数字化的?现在就是出行、购物,包括买电影票这些。

所有与你生活场景相关的消费端是最先数字化的,这也是中国目前绝对是全世界领先的。可以看到前一段,德国小伙喊话,包括我们很多美国同事回到硅谷不适应,他们没有如此便捷的手机支付。在C端这块是最先或者最快被互联网影响的。

在第三产业里其实现在也慢慢进入了像医疗、教育等更加纵深的领域,而且医疗里面还可以细看,最开始互联网+医疗这里面还是体现在效率提升的阶段,比如挂号的流程数字化,包括取药、医保挂号能够跟支付工具打通,减少这些环节,还是体现在效率提升阶段。

但是整个医疗板块只有这些吗?医疗的本质是要看病,这部分比较难。但去年8月,腾讯正式发布了首款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在医学影像上的产品——腾讯觅影,首次将人工智能技术与医学诊断跨界融合,通过对医学影像的增强与分析,辅助医生更准确更高效地诊断早期食管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肺结节等多种疾病。除了在AI医学影像上的探索和应用,腾讯觅影的AI能力还扩展到了辅助诊断上,我们把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与海量医疗数据结合,辅助医生更准确地理解病案,降低风险,提升诊疗水准。

所以整个互联网+的进程,都在遵循这种先解决简单问题,逐渐为产业赋能的模式。

02

Q:在报告中提到了一个数据,我们的数字政务增加一个点,数字产业就能增加2.7个点,这个数据背后是不是有一些具像化的场景做一下解释?

李刚

腾讯研究院产业经济中心主任,首席研究员

智慧政务或者叫数字政务对于整个数字经济的增长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相关性,不是今年才会出现的现象。实际是从开始做《指数报告》之后,我们单独把数字政务拿出来做一些衡量之后,就立刻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

也就是说数字经济或者叫数字产业的发展是跟数字政务明显的有一个天然的相关性的。如果你看351个城市横向的比较,你就会觉得并不奇怪,如果这个地方的数字政务做得很好的话,基本上我们觉得它的营商基础环境应该是有保障的,在这个地方发展数字经济应该是有优势的。

另外,我们觉得数字政务本身包含的纬度里面,包括公共服务一些刚性需求,比如像社保、医疗、交警缴费这些。我们认为这些服务的普及,有利于对本地市民起到一个习惯培养的作用。

政务服务项目的用户留存率比我们看到其它互联网应用都要高,比如说用户这次去医院治病的时候用到了微信的社保服务,那么你下一次去医院的时候,高概率的事件就是你可能还会进入同样的入口去做同样的缴费动作。

实际上在这个过程当中,本地居民熟悉了怎么样在自己的手机端用移动互联网完成一些比较复杂的操作,这是一个很好的用户培养过程,尤其是在政务方面,比其他一般性的移动支付更有作用或者给用户留下更深的印象。

所以,我们虽然直观看上去政务增加1点,我们的数字经济增加2.7个百分点,但其实中间并非直接的因果关系,而是有更复杂的机制在起到更持久而稳定的作用。

03

Q:在数字经济排名前十里,广东、江苏和浙江作为前三,广东已经连续三年排名第一。想请您分析一下这三个省市能够持续领先的原因有哪些?以及他们在数字化发展过程中有哪些可圈可点地方?

李刚

腾讯研究院产业经济中心主任,首席研究员

数字中国或者说互联网+跟实体经济有一个明显相关性的,不可能是一个地方的实体经济不好却发展出空前的数字经济。

广东、浙江、江苏一方面都是人口大省,另一方面他们确实经济非常发达,在各个产业上都是表现比较突出的,基本的现实情况是这样的。

在这样的条件下,数字经济很容易做出比较大的量,不管是移动支付或者是云计算,市场需求是非常大。

我们在指数当中把云计算的指标单独拿出来,是因为这个指标的统计有一点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统计云计算这个指标的时候并不是看你建了多少数据中心,你的投资是多少。而是这个地方的企业实际购买了多少带宽、买了多少计算力,买了多少存储量。

实际上是这些应用指标、消耗性指标构成了用云量。所以我们看到在广东、浙江、江苏会有很多本地机构,不管是传统的零售企业或者是制造企业,他们都想上到互联网应用。而真正运用互联网一个必然的选择就是云,很容易让用云量的指标在短期内会非常显眼,这也是他们可以保持领先最重要的因素。

当然,移动支付这几个省份也是在全国做得比较好、比较领先的,这两个方面如果他们都做得比较好的话,在总体指数上面的表现肯定也会比较靠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